幽藍火紋之章‧命運螺旋

關於部落格
將軍,威鎮四方,於風起中建業,詔令天下,蓋英雄也。
  • 129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不計流年

梵天境地一片高潔無瑕,唯如來佛祖座前蓮花池,一蓮孕化一人心,看盡眾生百轉千迴。佛劍,汝是否曾在其中見過吾樣貌? 「佛劍,三千世界若微塵,汝依何而立?」曾經有個人如此問。 「佛劍,汝會為了因緣而入輪迴受七情六欲之苦否?」其實他早已愛著那個人很多年,入了輪迴不知幾多次。 護生之路漫迢迢,佛劍腳步未曾停歇過。芸芸眾生皆菩提,般相若浮生。一張張面孔從不曾在記憶中久佇,唯有一個人例外。那人容貌超出世間一切,在他心底成為不解的結,夙夜懸之。 忘了是何時成為盟友,回過神時已是並肩作戰。 「汝的身後,交給吾吧。」佛劍一向寡言,承諾既出便無反顧。 談無慾面色微妙一變,揣測不出真實意味。「是此後還是當下?」 「並無不同。」長年同此時,我心不變。 「罷,當吾未曾說過。」測試未果,高僧的心扉無法動搖,談無慾自知走不進佛劍的世界。 佛劍,汝乃為佛門中人,心恆萬年如一瞬,不可動搖,而吾縱使身居先天仍為凡夫,於波瀾俗世中隨愛恨起舞,何以與汝共提並論? ---------- 「好琴藝。」百忙中難得偷閒,談無慾隨興撫上一曲,剛至尾聲白袍僧侶便坐落在對面石椅上。 「可知曉這曲名稱謂何?」 「不知。」對於音律舞蹈此類,佛劍一向不甚詳知。 「《鳳求凰》,有一說為鳳公凰雌,是以通常用於男子向心儀的女子表達情意,不過,事實上鳳凰皆公,鳳求凰嘛…」談無慾神祕地保留下文。 而吾等呢?靈犀可共存否?佛劍分說,汝行嗔癡路亦會無反顧不由分說?汝踏紅塵是為眾生而來,破戒為護生,必不願受情火焚噬。吾只作一問,在汝心中,吾究竟是何等存在?也許此為永生難解之謎。 談無慾,汝是否能越過眾說紛遝的藩蘺,拋下心中界限,隨吾渡塵世?吾不敢問,汝愛吾麼? 兩個人天差地別,原本搭不上邊,卻在陰錯陽差間交會,心思流轉並無二致,只是皆把情字擱淺在心中,以為是單方向的付出,渾然未覺早在相遇之始就注定要相愛。錯過,是一次、二次…永遠不愁沒有機會;而坦然相見卻有可能只得一次機緣。 佛劍重傷,再來是談無慾退隱。再度攜手合作?無論如何都不可能。 「敢問談無慾現今何處?」 素還真意識時好時壞,答案自是不得解;而莫召奴則是搖頭表示不知,一頁書更不用說了。彷彿談無慾就要這樣消失在眾人心中。惆悵在佛劍胸臆間蜿延曲折,握不住的未來,留不住的人,他只餘那曲《鳳求凰》在腦海中盤旋。 談無慾,知曉蓮花池內汝之原生相貌如何?素還真是純白無瑕,而汝則是紫華相間,斑斕絢麗。 ---------- 「這是萬年果?」第一次見到談無慾身上清冷之香的來源。 「嗯,若是喜歡便贈汝一枚。」 久遠以前,談無慾唯一留下的隨身物品,依然綻著幽香。 「吾可不計流年,等汝歸來,屆時吾會以鳳之姿追求汝之凰身。」佛劍手中的萬年果倒映著月華,訴說一段癡心人的故事。 大千世界若微塵,吾恃愛而立。 縱教七情六欲纏心鎖,愛憎皆我願,無所可怨。 --Fin--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