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藍火紋之章‧命運螺旋

關於部落格
將軍,威鎮四方,於風起中建業,詔令天下,蓋英雄也。
  • 12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逐月

蓮葉相隨、日月同輝… 關於清香白蓮的種種緋色傳聞實在太多了,談無慾常常在想,到底素還真是屬於誰的呢? 「你們都是我的。」素還真曾經戲謔地說道。 儘管素還真是輕浮的口吻,談無慾倒寧願相信這話的可信度高達九成,因為處在漩渦中心點的人是素還真,所以素還真不會完全屬於任何一個,但每一個與他纏繞的人都屬於他。 其實也沒有所謂放得開放不開這回事,談無慾亦曾試圖和素還真割情斷愛、相背反馳,只是有種無形的牽連,致使他和素還真兩個人離得再遠、關係再淡漠也無法完全切除。 「無慾,不要再嘗試離開我了。」在談無慾久蟄隱伏後又回到素還真身邊的某一天,白蓮這麼跟他說。 輕輕掙脫素還真的懷抱,「等你真正明白你要的是什麼,愛的又是什麼,也許我不會再遠離你。」 或許你最後要的不是我,深愛的也不是我了,我能忍受得了你幾分之一的愛情一次,還能忍受你專心無二的愛別人第二次嗎?所以,我用的「也許」,不是「一定」。 「無慾…」囁嚅著兩個字之後竟發現接不出完整的句子,素還真看著不再以他為中心的師弟,他心底最柔軟最深沉的守護,第一次有些茫然。 有些事情是會被改變的,素還真知曉他再不去試著挽回,談無慾會真的永不回頭。但是,真真正正屬於一個人的感覺到底是什麼?他唯一知曉的是,只要他身為清香白蓮的一天,他就無法隨心所欲。 日隱月出。在退居幕後的日子裡,要談無慾和慕少艾代替他引領正道、奔波勞累,素還真的確有很大的掙扎,縱使談無慾心甘情願毫無怨言,他仍是苦痛難耐。 我想為你做些什麼,單單只為你一人。據說這種陷入偏頗獨佔私心坦護的心境叫做愛情。 * 無慾天在某日來了位不速之客,輕易地化解談無慾的陣法。 「你究竟是何人?」談無慾戒慎地看著眼前的神祕劍者,有個挺熟悉的感覺。 微笑不語,白髮的劍者只是伸出手輕輕握住談無慾的,酥麻的觸感自手指交疊處傳來,引發心悸,紊亂了談無慾心神。 「是你。」談無慾試圖平靜地陳述事實。 時間推回到寧靜淡遠的從前,他們還未擁有江湖,半斗坪的世界已經很遼闊。素還真儘管早就胸懷千豁肚納百川,卻仍帶著幾分天真,認為談無慾會是此生唯一目標與倚賴。可是淌入江湖後,看得多了心紛雜了,兩個人也不再親暱靠近,註定有些東西要失去。 白髮劍者彷佛也憶起恍若前世的單純,快樂遠比現在要來得深刻,滿足是件挺容易的事。那個時候,他們同心同天無分彼此。 「無忌,你瞧瞧,日就是月,月就是日,如同半身般的存在,不知道以後他們還會不會記得這樣子的交合激盪?」 八趾麒麟拉著年幼的無忌天子旁觀素談二人練劍,有諸多感嘆。現在想來也許是早就預見了他們日後的岐異與分岔。 「『你』是專屬於我的嗎?」談無慾當然明白素還真不可能放得下一切,也不會以為他們能一如從前。 白髮劍者點點頭。我是專為你一人而分化出來,純粹地為你而生。 「真好…」談無慾在白髮劍者周身繞了一圈,心情顯得特別好,「讓我想想,總不能再叫你素還真了,新名字該取什麼好呢?」 自從離開師門各自闖蕩後,就很久沒看過談無慾眉飛色舞的欣然表情了,白髮劍者微笑,任談無慾在身上四處揉捏。 有個人值得他用一生不變的感情投注。那人從他孩提時代便長伴在左右,直至今日、以後,不要再輕易將分別離說出口。 「我想到了,叫你小白如何?」 白髮劍者愕然,小白…是在叫狗吧? 見狀,談無慾戲謔地搭上白髮劍者的肩,「你終於知道我的無奈感有多深了吧?」 單名「情」是最終共識,談無慾心血來潮時會喚白髮劍者「情人」,不過多半是「阿情」、「阿情」的在叫。總之,此後談無慾的身側都跟著白髮劍者。 千山萬水,終於不再獨行。死生相隨。 * 「素還真,大事情唷!」秦假仙來到琉璃仙境,見到素還真劈頭就大聲嚷嚷。 「有何大事?」 「談無慾最近身邊出現了個護花使者,長得也不輸你,我看你的頭號情敵出現了,特別提醒你去宣示一下主權,讓他知道你不是好惹的。」 「哈哈,這事我早知了,如果是在師弟的身邊是那個人的話,我無意見。」 「啥米?」秦假仙、蔭屍人、葉途靈三人面面相覷,搞不懂素還真的想法。 噓,這事別對外人道矣。劣者與師弟之間的小祕密不宜多做宣傳。 --Fin--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