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藍火紋之章‧命運螺旋

關於部落格
將軍,威鎮四方,於風起中建業,詔令天下,蓋英雄也。
  • 129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三生姻緣

第一世‧鵲橋雲渡(白談) 「白無垢,有什麼好笑的?」 談無慾逆光俯下身,造成白無垢一陣暈眩。 「笑你以赤子之心裝老成。」白無垢乘勢解了談無慾的髻,銀白色髮絲如瀑傾瀉而下,這樣好看多了。 心知方才在河邊戲蝶的舉動全被瞧見,談無慾不改其色,朝坐在樹下納涼看書的白無垢伸出手。「偶起的童趣之心罷了,不足為奇,把髮簪還我。」 「何必這麼急?晚上也是要散著髮的,不如就別再梳了。」白無垢將簪子收至自己的衣襟內,不打算還人。 「你乾脆說既然就寢時還要解衣這麼麻煩,不如就別穿衣服了。」談無慾板著臉不太高興。 「如果你肯同樣試之,我就很樂意。」白無垢收起書,心情相對之下就很輕鬆。 「一點也不端莊。」 「反正又不能拿來吃,要端莊何用?既然退隱就該過得自在些。」同樣身為智者,白無垢遠比談無慾還要懂得享受生活。 儘管這個時代兵慌馬亂,生活顛沛流離,談無慾和白無垢名為退隱,仍是暗中盡一己之力挽救蒼生。對談無慾來說,輕鬆也許是個很沉重的擔子。 手伸到談無慾身後,攏起他的髪以髮帶綁了個很簡單的髮型。「善待自己一點好,要是沒顧到自己周全,還談什麼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高調?」 「這就不用愁了,有你在還虧得了我?」 「是的,這世界裡我會永遠對你好過甚於自己。」 攬談無慾入懷,白無垢的笑容裡,幸福很純粹,是時,晴空萬里。他們都以為可以一起到老。 「在我身邊,請你放心地快樂,不要再沉鬱。」手心交疊,我讓你依賴,換你笑容長存,可否? 幸福如果過了頭,通常是悲傷的開端。 幾年後,烽火蔓延得更兇,隱居的生活也過不得了。 「無慾,快退,這裡有我擋著。」白無垢一招化骨冰鋒再殺賊兵數名。 「說什麼我也要和你在一起。」談無慾的月影千鋒也不遑多讓,開出一條血路。 漫天的殺戮染紅了人的眼,白無垢見情勢已無法控制,一掌擊在談無慾後背,將他打離了戰圈。 --別再回來了無慾。此生,永別-- 讀懂了白無垢的唇語,談無慾瞠大雙眼,見那熟悉的一身雪白逐漸暈染大片紅,永別不再相見,無法相見…意識裡如此反覆重複著。 「白無垢,你說了不離開我就別想拋棄我。」談無慾欲再重回戰場的中心點,箭雨卻已無情射近目視範圍。 擊落萬箭不必耗費太多時間,但是就在一個耽擱一個停頓的剎那間,白無垢已左支右絀,等不得談無慾的救援。 叮錚──兵刃落地的聲音在談無慾的耳裡如廟裡敲響大鐘般洪亮。 「白無垢…」再差個幾步就可以拉著你的手了,從來不知道這麼近的距離走起來如此困難,我不想再理會這些人也不作反擊,現在的我只想到你身邊。 沒有你的天空,愛恨也不知所蹤。 談無慾終究來得及在尚有意識的時候抱起白無垢,然後是灰飛煙滅一切沉寂。 一顆小小的,不起眼的萬年果遺落在人間。 --白無垢,我們忘了約定來生。能不能再在一起?讓你再一次結我的髮? 第二世‧冰火相容(蓮談) 「癡兒。」聖尊者一步蓮華拾起了這一枚萬年果,感知了前世姻緣,喟嘆一聲。「你我也算有緣,隨我返萬聖巖修行吧。」 窗檯外,不日前種下的萬年果生出芽苗。一步蓮華指尖輕觸嫩芽,心情極為暢快,旋起微笑恍若釋迦如來,平和聖潔。 凡間春臨桃花開,良緣百處綻。佛界四季如春,一步蓮華埋情根。 即導師善法天子以嚴厲出了名,每每總為一步蓮華的慈心搖頭,慈悲固然好,但是哪能一視同仁無差別對待?總有一天會出差池。此刻他正端詳著新生的萬年果,凡人精誠所化之物,仙骨極高,可惜塵世劫緣太重。 「蓮華,我輩佛門中人,不該動心起念。」善法天子意味深遠,苦口婆心。 「我心虔誠向佛,不搖初衷。」一步蓮華尚未意識到我執之源。 「隨你隨你,反正不管我說什麼你也不會聽。」會有最終嗎?善法天子不敢想。 終一日,一步蓮華藉萬年果形體與自身佛氣助談無慾重化人形。新生後的談無慾,前塵往事錯落在來時路。此一世,他意識乍醒時複寫在瞳孔中的一步蓮華是今生的依靠。 「無慾,你果如我所想的脫俗出塵。」一步蓮華輕觸著談無慾額前的琉璃珠,喜形於色。「關於前一世,你還擁有多少記憶?」 「已經是隔世,又哪能記得什麼?」談無慾眼波澄澈無哀。 知曉其已全然遺忘與白無垢間的愛戀與絕望,一步蓮華覺得一陣苦。「無慾,從今以後我來對你好吧。渡化眾生的路上,陪著我走吧。」 渡化之路說難不難,說易也不易,但一步蓮華命中的劫數不是眾生苦,而是自身惡體。 一步蓮華對上襲滅天來,正邪總是不兩立,儘管已交手無數次,然此一戰卻有別於已往,隱隱然有肅殺之氣,死生也許就決定在此役。 兩個高手的對決比起多人混戰不遑多讓,一個位移襲滅天來找出空缺,當下連續擊出數掌,掌掌狠絕,一步蓮華儘管已迅速後移數丈遠,仍是遭到創傷,喀出大片鮮血。襲滅天來欲再乘勝追擊,卻驚見八卦陣起,談無慾閃身於兩人中間。 「無慾?」一步蓮華驚。 「我全都想起來了,」談無慾笑得淒美婉轉。「那時我救不了白無垢,起碼這一回也要為所愛之人而戰。」 「充其量也是無謂的犧牲。」襲滅天來瞧出談無慾功力未恢復至頂峰,實力遠遜於他。「你仍執意如此?」 談無慾不加思索,回以一劍做為答案。 「有志氣,可惜志氣不能讓你贏。」 「沒試過怎知行不通?」 談無慾、一步蓮華聯手對襲滅天來,只是一位已受創頗深,另一位則僅有五六成功力,襲滅天來決定先解決一步蓮華。談無慾同時施展輕功來至一步蓮華身前替他擋下最為強悍的一擊。 無慾──一滴眼淚滑過形成珍珠掉在談無慾身上。一步蓮華被動地接下談無慾軟倒的身子,指尖沿著談無慾的臉龐撫著,無言的道別,而後一道光芒閃,談無慾已然脫離一步蓮華的懷抱,化成隕星往莫名處墜下。 我們都身不由己。 第三世‧梁祝之會(任談) 談無慾流浪了很久,不知何去何從,直至輪迴司判官任沉浮前來引渡迷魂。 「目前尚不到你輪迴的時候,先隨我到忘川待著吧。」 「會遺忘所有事情嗎?」 「不會,相反地,你會在忘川拾回所有記憶,那裡是仰賴眾生記憶而成,你也許可以在其中看到想見到的人。」 白潔的靈魂顯示談無慾累世並無受到過多世俗塵蔽,箇中原因合該與他身上的佛氣有關;柔若水祥和如雲。任沉浮記憶中大概就只有一步蓮華一位佛者符合。 「很冰。」談無慾掬起一把忘川的水,霎時一個哆嗦。 「冰徹透骨有助於心境澄明,你暫且在此處留滯,待我將該轉世的魂魄送至奈何橋後再回來接你。」任沉浮離去。 猶疑著是否該踏入忘川尋找被抹滅的過去,談無慾需要好好想想。 這裡很孤寂,除了空洞以外什麼都不長,他眼皮有些沉重,想睡上一會。待醒轉過來已在鬼殿中的第十四殿,此處與其他殿並無二致,只是鬼差的性子古怪了些,例如喜愛隨時支解身體的蟠凶、老愛研究奇怪東西的七巧神駝。 「為何有所留戀?人世間有何令你放不開的事?」任沉浮百般聊賴地坐在石椅上,指節輕扣石桌,清脆的聲音小小的在蕩漾。 「只是不知該往何方去而已。」談無慾也不知現下他的眷戀為何,明明就無所牽掛了呀。 有個人呀,說過會永遠對他好,像微風撫過般令人愉悅,談無慾記得還有陽光摻和著,暖和上心。可是有關於那人的記憶,只得零星火花了,眨眨眼,酸楚的感覺就在胸臆間遊走。 「真是奇怪,你尚不到轉生時,偏偏又已不屬於人間,跳脫三界之外的存在,我還未看見有過魂魄如此。」 任沉浮是鬼道中難得的文官中數一數二的厲害角色,斂眉頓足都有獨特的韻味,完全沒有死寂空滅之氣味,意態從容閒適。談無慾不愛他執行任務時的冷漠靜視,只愛他在與自己相處時顯現的儒雅逸鬱,令他眷戀不已。 「你很特別呢。」任沉浮總是以這句作開頭。「為什麼不將髮盤起呢?」 「髮簪…不在…」好像有個人拿走了。 「我幫你梳髮可好?」許是一時興起,任沉浮將自身的琉璃墜摘下,簡單地為談無慾盤了個髻後再插上。「你知不知道你的風華堪稱絕代?」 談無慾有些走神,好像有個人也曾為他結過髮。「我不知道…」 修長的手指輕掃過談無慾的薄唇,然後試探性地吻上。你清冷之姿如月,不媚不嬌,卻自散月華惹人憐。任沉浮已然知曉談無慾三世,陰間之君主閻魔所握的生死簿清楚記載,他耗散一部分修為解了禁令只為瞧得談無慾過去,任沉浮明白他這一步錯全盤皆錯,談無慾終須入世輪迴,怎麼能在他身旁待至永遠? 四大皆空,不只是仙佛界的準則,鬼界縱使要寬容一些,也不可違背得太過徹底。 「你身負統領鬼界判官之責,卻私行情慾,照理應撤去職位貶與凡人同,但如果你肯悔過,親將談無慾送往人界重生並不得干預未來,我便免行其責。」閻魔給了這從未犯過錯的愛將一條極為寬厚的路。 「沒有其他路子可走了嗎?」任沉浮苦笑,他可以送談無慾轉生,但前提是他要保證談無慾會過得好。 「你明知道的。」 「那就恕屬下無法遵行閻君之令。」 閻魔見任沉浮執意於護談無慾周全,輕不可聞地喟嘆一聲。「那就休怪本座無情。」 任沉浮縱是實力堅強也抵不過閻魔數千年功力,當他在功體俱癈時被丟入第二殿禁牢,飽受無盡精神折磨。 「我願轉世,請讓任沉浮有退路。」閻魔求的不正是他回歸天道?你要的我便做,不要再為此傷害我的愛人。 「如你所願。」閻魔允諾。權宜之計,鬼界裡誰都知道禁牢之內,凡身肉體很快就會消失。 談無慾喝下孟婆湯,一切遺忘迨盡。當他踏入輪迴道的下一刻,任沉浮亡佚,閻魔再度長嘆。 == 談無慾一個驚醒,自被褥中坐起身。夢中所見歷歷猶新,彷若真實不虛。 「無慾,怎麼了?」身旁躺著的人也跟著醒來,出聲詢問談無慾。 「蒼?」談無慾不大確定的喚著。 「什麼事?」 「沒有什麼,剛才做了個奇怪的夢罷了,還好現在在我身邊的人是你。」重新睡下,談無慾挨著蒼的身體,想尋找熟悉的安心感。 「別忘了還有以後。」蒼溫暖的手攬著談無慾的腰,肌膚的摩逤驅使體內某種細微的騷動,翻身壓過談無慾。「吶,無慾…」 一室春光傾瀉,月尚未落下,東方雲層已微透晨曦。 與白虹劍併掛在牆上的鳳流劍,劍柄上的月亮標記閃過莫名的光芒,圓潤如白無垢的君子之風、澄澈如一步蓮華的眼淚…啊,前塵三世已成空,往事付諸東流水。 執守成念的人是誰?徹底遺忘的人又是誰?一切都不重要,且留此生與愛長存。 《Fin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