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藍火紋之章‧命運螺旋

關於部落格
將軍,威鎮四方,於風起中建業,詔令天下,蓋英雄也。
  • 12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耳語集

你貼近我的耳朵,想說些什麼? 素還真翕闔著唇瓣,滔滔不絕地說了一長串,神色焦急,只是無論談無慾再怎麼努力,都聽不到素還真的聲音。靜默無聲的世界裡,兩個人的距離明明很近,卻感到心靈無限遠。 「先生,身體不舒服嗎?」一隻手搭上談無慾的肩膀,伴隨著溫婉好聽的聲調,可是不是素還真的聲音。 談無慾緩緩睜開眼,對上空服員關懷的眼神,與那個人的眼睛一樣,不,那個人還要包含更多的溫暖。 「是不是空調太冷,我去拿條毛毯給你吧?」 「不必了,謝謝。」微笑著拒絕空服員的好意,再過一個多小時就要抵達更冷的城市,他想要早點適應寒冷的感覺。 * 京都冬有雪。 談無慾腳步未曾停歇。憑著行人的指點來到素還真租賃的公寓,如果早些見著他,溫暖是否就會更加多一些? 當傍晚素還真回到住所時,便見著談無慾蜷坐在門口寐著的景象。伸手一探,體溫低得讓他心頭一顫,連忙橫抱談無慾衝進家裡。這傢伙,要來也不會事先說一聲嗎? 「你一定是上天派來給我的甜蜜負擔,讓我只為你一人牽掛擔憂。」素還真握著談無慾的手,看自家情人沉靜的睡容,心跳的節奏顯得篤定有力。 一股莫名的安定感油然而生。 * 清晨談無慾醒來,發現四周已不是素日熟悉的環境,頓了好一會才想起自己應當是在素還真的房裡,只是靜悄悄的空間,又讓談無慾胡亂猜想一番。 「你醒了?」房門輕輕地被打開,素還真探頭進來,深怕驚醒熟睡之人,沒想到談無慾比他猜想的還要起得早。「我準備好早點了,梳洗過就來吃吧。」 淡淡應了一聲,拿起床頭素還真準備的衣物,打算洗個澡後才去用餐。 「咚。」一個物品被碰落在地,談無慾俯身一瞧,是隻絨毛娃娃,很多年以前他在英國買回來送素還真的那隻,據說是叫彼得免吧,反正素還真愛得很,總帶著它飄洋過海,好像他的情人是兔子不是自己。 欸,跟自己送的兔子吃醋?笑著將彼得免放回床頭,談無慾走進浴室。幽幽果香縈繞… * 「怎麼不告訴我你要來?」 「臨時起意的。」素還真才來日本讀研究所幾個月的時間,談無慾的思念就不可遏抑,不過這心思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對素還真明說的。 「今天沒課,等等帶你出去玩,有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嗎?」知曉情人口是心非的心態,素還真就導不住想偷笑。 「去日高滑雪,要不到迪士尼樂園,或者去沖繩吃黑糖糕。」談無慾顯然有備而來。 「無慾…」素還真有些哀怨。 「有意見嗎?」 「這些地方離京都都不近吶!」 「可是你的足跡都有到達過,我想看看你眼底的景象。」 素還真記起了他曾跑過了好幾個地方照相再寄給談無慾,只為讓談無慾也能看見。 「我明白了。」猝不及防,素還真扣住談無慾手腕,將他拉近自己身邊,在衣服未遮蓋處細細啄吻。「無慾,你要有個意識,我的眼底只有你的存在。」 後來?當然沒有去談無慾指定的地方,在床上廝磨一番後,兩人仍趕得及在太陽下山前玩了京都幾個景點。 * 「過年要回台灣過嗎?」 半個月時光飛快過去,看年關將近,談無慾有些好奇素還真的打算。 「依你。」素還真沒認真想過這問題。 微擰著眉,顯然不滿這個答覆。 「天下之大,我只想與你團圓,在哪個地方過年都不重要,有你在的地方就好。」 哪怕要我水裡來火裡去都無所謂。 談無慾綻著笑,他又何嘗不是如此想?天下?他們二人在一起的世界就叫天下。 「素還真,我有沒有告訴過你…」談無慾難得主動環住素還真的腰,湊近他的耳朵,細語一番。 真心話百轉千折,只敢在私下無人時偷偷傾訴。 「雖然你沒說我也全都知道,但是我不介意你以後天天說。」 * 場景依然在日本。嫌麻煩的兩人不想浪費時間在搭飛機上,而且過異鄉的年也頗有特別的味道。 簡單的幾道菜濃縮了日本菜的精華。 「哎,等等,我忘了還有一個人。」素還真才剛坐下又起身走出餐廳。 不明所以的談無慾心中升起小小不快,當初是誰說兩個人過年就好,現下這第三個人是怎樣?直到素還真抱著彼得免再度出,談無慾的疑惑更掩不住。 「這只免子是我寂寞時的談無慾,是你思念時的素還真,所以它當然是我們家的一份子。」素還真笑著解答。 距離沒了心靈亦完全貼合。擔心?不必要。 正月初一,照例要到神社參拜,求得一年新氣象。 「無慾,你祈了什麼願?」看談無慾莫測高深的樣子,加上兩個俱皆是無神論者,不知道談無慾的願望究是會是…? 「也沒祈什麼願,最想要的已經在我身邊,還祈什麼?」淡淡回應著,不想讓素還真太過得意。 「無慾…」湊近談無慾,快速在他耳垂輕囓一下。 「大白天的你作啥?」那麼多人來來去去,無數隻眼睛都瞟著呢! 「那我們現在就回家。」不避諱地摟著談無慾的腰,往家的方向走去。 (完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