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幽藍火紋之章‧命運螺旋
關於部落格
將軍,威鎮四方,於風起中建業,詔令天下,蓋英雄也。
  • 13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Keep Out!蓮出没!

琉璃仙境一角,素還真和屈世途正在密商大事(?) 「哎呀,我老人家玩不起這樣的遊戲,素還真你還是去找小釵幫忙吧。」 「此言差矣,知我者莫如好友你,若你不作陪,那就換青衣來好了。」 「沒得商量嗎?」屈世途為他這把老骨頭感到難過,人家是在家清閒享福的,怎麼他就如此命苦? 「當然有啊,你還有第三條路可走。」 「是什麼?」素還真有這麼好心? 「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,由你代我出馬。」 赫!這不是找死嗎?談無慾更難搞,一個弄不好,骨頭會被拆掉的… 「好啦好啦,幫你就是了。」屈世途都快哭出來了。 「無慾。」午後,照例是談無慾讀書練字的時候,素還真突然出現在他身側,以溫和儒雅的嗓音喚著。 談無慾全身泛起惡寒,這傢伙是哪根筋不對勁了? 師弟沒有表達抗議的舉動,可以進行下一步。素還真緩緩將雙手覆在談無慾的手背上,目光悠遠深邃。 一個下意識的反應動作,談無慾將素還真丟出幾尺外,正巧落在琉璃仙境出名的蓮花池中。 「素還真,你鬧夠了沒?無聊的話就自己去找娛樂,別打擾我讀書。」談無慾冷著眉,毫不留情地轉身走人。素還真發誓他還看到了親親師弟很嫌惡地猛搓手背。。 素屈戀愛攻略第一條,營造浪漫氣氛,然後適時告白,失敗。 「吃點點心吧,今天是你最愛的芙蓉雪泥糕。」素還真將盛著點心的小碟子端到談無慾面前。 「先放著,待會再吃。」沒看到我在研擬陣法,正忙得很嗎? 素還真無辜地眨著眼睛,但是談無慾根本就沒看向他。 「師弟。」試圖喚起談無慾的注意。 「我沒空理你,有事去找葉小釵或屈世途。」 聞言素閒人只能哀怨地離去。 其後十餘天,素還真天天都做了點心,但是天天都被打回票,後來不知道是賭氣還是怎地,一連幾天都看不到素還真的人。 「素還真。」當事人算好時機出現在談無慾面前,心想這下總算成功了吧?豈知…「你來得正好,讓我試一下新陣法的成效。」 「啊?」 素屈戀愛攻略第二、三條,以食物攻佔他的心、欲擒故縱讓談無慾明白素還真在他心中的份量,失敗。 素還真在庭院中揮劍,英風颯颯,頗有山河欲動之氣勢。 「這裡錯了,左腳位置應踏巽位,以免對手趁隙攻你門面。」在涼亭中喝茶的談無慾涼涼地插了一句建議。 險些一個踉蹌,素還真勉力維持平穩的姿態,怏怏地收起劍,挫敗地走至涼亭,自行倒了一杯茶潤喉。 素屈戀愛攻略第四條,在談無慾面前表現英雄模樣,讓談無慾心生傾慕,失敗。 中飯時,屈世途接到素還真的眨眼示意下,開口問起談無慾:「談無慾,你覺得這世間上最愛你的人是誰?」 認真的想了想,最愛自己的應當是他吧,「陰無獨。」 兩人絕倒。 素還真再度眨眼,屈世途硬著頭皮再問:「那你有沒有最愛的人呢?」 這問題就比較難了,需要時間思索,想來想去勉強湊出一個答案:「大概是師父。」 不氣餒地,素還真眼睛眨眨眨眨,這回屈世途愣住,偷偷翻了翻連夜做出來的暗號手冊,啊咧!明明就沒有這個暗號!素還真你亂眨! 此時談無慾發現素還真的小動作,「素還真,你眼睛痛嗎?」 素屈戀愛攻略第五條,循循善誘法,以話套出談無慾的內心世界,失敗。 「什麼?英雄救美?不用我出手,無慾自行便能解決了,換一個吧?」 「喔,那你看這一個怎樣…」 屈世途不斷地提出主意,素屈戀愛攻略本是愈寫愈長。有成功的嗎?一個都沒! 「我累了,素還真哪,再這樣下去,你永遠都不會成功的。」 素還真隻手撐額,不復平日飛揚神態。對誰他都能遊刃有餘地應付,唯獨對談無慾沒輒,示弱裝可憐沒用,強來的話就會被親愛的師弟怨恨一生,莫非這就是所謂的一物降一物? 「接下來怎麼做?」 「你問我?我找誰問去?」屈世途苦著臉回答,拜託,若我有這麼厲害,今天坐苦境第一人的位置就不是你,而是我屈世途了。 「算了,不如豁出去,直接挑明了說,要不然無慾哪裡會明白?」 「說的也是。」總比我們在這邊瞎忙一場還是空要來得好。 「好友哇,明個兒陪我去吧。」 「陪你做啥?」是你要告白又不是我要告白。 「壯膽。」 屈世途方張口喝下的茶水全數噴在素還真臉上,呃,別怪我,是你自找的。屈世途發誓,自他上了年紀之後,從來沒有以這麼快的速度逃命去。 談無慾眼皮直跳,不用掐指算也知道準沒好事。 那個素還真到底是怎地?愈來愈怪異了,看來得離他遠點,小心提防準沒錯。還有,要在琉璃仙境周圍以粗線圍起,立個牌子,標明「遠離!有蓮出没」才是,以免無辜人士受害。 嗯,說曹操曹操到,眼前素還真、屈世途、葉小釵三人同行,正朝自個兒的方向前來,該不會是沒吃他做的點心、指正他武功上的錯誤…等削他面皮的事,讓他心生不滿,今日特地找幫手來理論的吧? 「無慾。」口氣平和,不像是要吵架的,不過也許這是先禮後兵之道。 「素賢人今日前來有何貴事?」 「素某實有一事相告,不知能否擔誤談兄一點時間?」 「請說。」拂塵一甩,且看你葫蘆裡頭到底裝了什麼藥。 「這件事藏在劣者心中已久,直至今日終是忍不過呀。」素還真眼眸一垂,神色肅穆。 看吧看吧,果然是秋後算總帳來的。「究竟所言何事?」 「無慾我愛你。」深呼吸冷靜平穩,然後一氣呵成地說出心事。 一秒鐘、二秒鐘、三秒鐘…半刻鐘過去,談無慾依然平靜,依眾人(其實也就只有三個人)的推想,談無慾就算沒有拔出鳳流劍使出鳳流嘯天,也該暴吼一聲素還真吧,豈料啥事都沒發生。 「素.還.真。」口氣雖然和善,但是屈世途與葉小釵已察覺不對勁,雙雙往後退了幾步。 「啊。」有殺機。葉小釵再拉屈世途後移數步。 「?」 一記漂亮的迴旋側踢擊中素還真,清香白蓮也很漂亮的轉了三圈才仰倒在地。談無慾滿意地轉身離開。 揚起惡質的微笑,談無慾心情大好。 幾天後,雨淅瀝淅瀝地下個沒完,琉璃仙境沒有談無慾的身影,寂寞的素還真最終仍是撐了傘往無慾天去。 準備就寢的談無慾聞到了一襲蓮香,下一瞬素還真就推了門進來。 「無慾…」想說點什麼又不知道該找什麼說,只能輕聲喚他的名。 微嘆口氣,招招手叫素還真前來。 「你知道嗎?我有一個祕密。」此時萬年果香不知為何特別濃郁,滿室竟聞不到蓮香。「我心如你心,愛戀同源。」 素還真覺得也許耳朵有問題,但是臉上微濕溫熱的觸感說明一切為真。 「之前你是故意裝傻?」素還真在談無慾眼底看到毫不掩飾的笑意,明白他雪亮的師弟早就知道一切。 「因為你告白的方式太蠢,有話不直說還拐了個大圈子。」 「那後來我直說你又踢我…」 談無慾別過臉,「有葉小釵和屈世途在啊…」 「哦~~」素還真許久不見的風采再度回來。 立場開始對調,攻防轉換,贏家輸家不到最後一刻是無法定論的。 「素還真,關燈就算了,你幹麻脫我衣服?」 「打鐵需趁熱…」 第二次,素還真被丟出無慾天,淋了一夜雨。師弟,你床邊隨時都放著武器嗎? 唉,就已經說過輸贏要到最後才能定論嘛! 日月爭輝是眾所皆知的事,不過要說到日月合併,早的很哩! 許久許久以後,青衣宮主來訪,感情甚篤(?)的小倆口在大廳與屈世途夫婦聊天。 「青衣,妳要什麼時候生孩子?」算算時間,也該生個孩子來玩玩了。 「不急呢。」 「年紀愈大愈生不出孩子。」談無慾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,那個眼光啊一直往屈世途身上打量,頗讓後者冷汗直冒,年紀大、年紀大…以迴音方式不斷打擊屈世途。 「總說還有機會的,不像無慾,要他生孩子還挺難的。」素還真冒出一句不知道是安慰還是損人的話。 四人沉默,不知打哪來的烏鴉很盡責地亂叫當做陪襯。 琉璃仙境難逃全毀之命運,素還真亦托病休養了大半年。 據事後生存者透露,你誰都可以惹,就是萬萬惹不得談無慾,後果?瞧素還真的模樣便知了。 於是,琉璃仙境真正主事者應當是談無慾這項傳言慢慢散至各處,順帶還附贈素還真懼內的消息… (完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