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藍火紋之章‧命運螺旋

關於部落格
將軍,威鎮四方,於風起中建業,詔令天下,蓋英雄也。
  • 12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來跳舞吧

配對:宵談 姥無豔說過,戀慕一個人,就是靠近會忐忑不安;遠離會夙夜寐之;失去會痛徹心扉的心情,只是我依然不能體會,愛上了是怎麼一回事。 蒼白俊秀的面容,沉靜的性格,以及與繁華世界不協調的純真,使得宵在凌雲舞室裡成為擁有獨特吸引力的人。 「宵,你在這裡工作也有好幾年了,都沒見你交過女朋友,怎麼樣?來學舞的那些女孩看來挺不錯的,有沒有興趣追求?」凌雲舞室的老闆五色妖姬趁宵在教學空檔時偷偷問著。 說起五色妖姬,似乎還有個本名,不過甚少人知道,眾所皆知的是她色藝俱全、作風大膽,因熱愛跳舞而創建凌雲舞室,以自身實力和其下優異舞者將舞室推至頂端的位置,是不可小覷的人物。 「沒有。」什麼是有興趣追求?宵不明白,不想多加認識倒是真的。 「是嗎?那真是可惜了。」五色妖姬看著擠眉弄眼的年輕女孩們,心想她們的心思都得付諸流水了,畢竟宵也不是輕易就動心的人。 「為什麼要可惜?」 「你就不用知道啦!」五色妖姬神祕一笑,「只要記住一點,你很有魅力,遇上喜歡的人放手去追,保證一定能獲得佳人芳心。」 不懂,愛情何以如此簡單?宵知道再問仍是無法體會,所以他選擇等待,時機到來。 == 擎淵貿易公司是專與歐洲做商品進出口交易的公司,不僅有其獨特性的眼光、商譽良好、在商場上穩坐龍頭位子等正面評價,最被人津津樂道的還是雙領導者這項創舉,談無慾及素還真分握炙月、冰日兩部分,雙人合治,將擎淵的地位鞏固得極好。 素、談兩人雖合作無間,但彼此競爭也是常有的事,例如…每年一次的表演盛會,雙總裁必須按抽籤的題目來做表演,而且是列入員工投票決定勝負的比賽。 「今年是跳舞啊?」素還真看著祕書莫召奴遞上來的書面企劃書,一臉興高采烈的樣子。「那我上次學的街舞大概可以博得滿堂彩吧。」 「素還真你什麼時候有弱視的?請翻開內容第一頁,標題部分,以二十四號的新細明體寫的《雙人舞競賽》。」 「嗯,沒差,我有召奴跟我一起,所以這次你穩輸。」素還真臉上寫著不在乎三個大字。 素還真和莫召奴感情之好眾所皆知,瞧他們就在自個面前甜甜蜜蜜的,心裡還是有點不是滋味。談無慾再看自家祕書慕少艾,美麗是美麗,可惜是有飼主的,這次真的會輸掉的吧。慕少艾接獲自家主子犀利的眼光,登時惡寒了一下,談無慾的心思他大概知道,拜託我的好老闆,這錯可別怪在我身上,要怪…找企劃組去吧! 「少艾。」談無慾打了個手勢,慕少艾貼近了他以聽取最高機密指令。 「替我找個頂尖的舞者教會我國標舞並且和我搭檔。」 慕少艾神采一現,嗯哼,這事不難,交給我就是,談主子我一定會讓你贏,去年你輸的時候,我的年終獎金可是足足少了一半啊! == 「喔?既然這樣的話,我就讓凌雲舞室的首席舞者宵來教談老闆。」 「五色妖姬,不能由妳出馬嗎?」電話另一頭正是可憐又盡責的祕書慕少艾。 「沒辦法,我手邊已經接了幾個國際性的公開表演,真的是抽不出時間來指導談老闆,慕先生你可以放千百萬個心,宵的能力僅次於我,包準能讓談老闆贏。」 「那就這樣決定了,我下午帶我家老大到凌雲舞室囉!」翻著談無慾的行事曆,空檔的時間還真少的可憐,雖然是很匆忙,但也是沒辦法。 「沒問題。」五色妖姬爽快地答應著。 == 「久仰妳的大名,今日有機緣相見,實是福氣。」談無慾當然耳聞過凌雲舞室及五色妖姬的盛名,他倒是沒想到慕少艾人脈之廣,連舞蹈領域也有熟人。 「談老闆真會說話。」五色妖姬看談無慾不但客氣,人也是漂漂亮亮的,頗為惋惜沒接這個案子。 「我來了。」習慣晚睡晚起的宵出現在辦公室外,顯然還有些睡眠不足。 「宵,這位是請你教舞的談老闆,你們多聊聊,會有幫助於日後練舞的成效。因為我要趕往舞台現場,沒辦法招待你們,之後就交給宵來與你們商談囉!」 「好的,多謝妳的大力相助。」慕少艾笑得開懷,既然是五色妖姬推薦,他應該是不用太擔心。 送走五色妖姬後,氣氛登時尷尬起來,宵不是適合做公關角色,沒辦法像五色妖姬一樣熱絡的與客人說話,而談無慾和慕少艾又是等待宵跟他們談談舞蹈的相關事宜。於是乎場面就形成詭譎的狀態。 「你的名字?」宵想了好一會,決定先認識請他教舞的人。 「談無慾。」端量對方不擅長說客套話,正省了打哈哈的那一套,直接一點溝通起來比較快。 「為什麼要學國標舞?社交場合?還是要比賽?」 「算是小型私人比賽吧。」誰教那些手下一個個都是想要看好戲的傢伙,老是找些惡趣味的項目來,今年年度會議上合該考慮一下縮減企劃組的人事了。 「那教你一些比較容易學的舞步,以前有跳過舞嗎?」 「我完全沒有跳舞的基礎,但是我想學複雜一些的舞步。」瞧素還真一副欠扁的表情,談無慾就發誓他非贏不可。 宵投去疑惑的目光,初學者通常不會這麼要求。 「為什麼?」 「呼呼,他好勝心作祟。」慕少艾自作主張的給了這個答案。 「親愛的慕祕書,我好像沒有要你回答這問題吧?」話說回來也沒錯啦,只是…慕少艾,你一定是要當個大嘴巴是嗎? 「明白,如果你堅持我就教,學不學得會要看你個人天分。」 「敢請你教,我就有把握學得會。」談無慾一向聰穎,許多事一學即會,他有自信對跳舞亦是。 這個人不大一樣。宵察覺到談無慾有他難以理解的毅力與信心。 「為什麼你非得贏不可?」 「為了證明自己可以做得更好,為了不想讓一個人看輕。」這舞者問題真不少。 「即然如此,就請你先記好一點,要跳好國標舞的必備事項。」 == 信任你的舞伴,以及喜歡你的舞伴,跳出來的舞才會和諧有感情。 所以談無慾盡力放鬆,想忽視搭在他肩上與腰間的手。 「你很緊張,這是學不好的。」宵覺得談無慾有過分的矜持,真的很不像其他來學舞的女生,總是大大方方的。 「對不起,再重來一次吧。」擺好姿勢,談無慾準備再試過。 但是宵卻不繼續再跳,反而是拉過談無慾的手往懷中一帶。 「舞步固然繁雜且重要,不過你學得很快,不用擔心這一點,我想你現下需要改善的是你的情緒與態度,請你感受我的存在。」 宵並沒有帶進任何舞步,很隨意地攬著談無慾旋轉、擺動,一切顯得極其自然。談無慾是有點窘迫,他不習慣被人攬著,尤其是身為同性,呼吸開始不怎麼順暢了… 「為何如此緊張?」宵盯著談無慾完美的後頸,不清楚他的僵直究竟由何而來,難道自己在無意間釋放出不友善、請勿靠近的氣息嗎? 「其實我並不怎麼習慣與人親近。」說起來就是彆扭兩個字。 違和的疏離感,與自己格格不入的存在感,其實挺像的。談無慾,我和你是同一種人。 談無慾白皙的皮膚完美無瑕,看起來似乎會有甜甜的味道。宵藉體位之便往談無慾的頸間輕輕囓咬著,沒有甜味,但是很好咬。 「宵,你在做什麼?」談無慾一個反手掙脫宵的懷抱,眼中帶著警戒。 「我想我喜歡你。」 「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」談無慾搖頭,喜歡是這麼容易的事嗎?你憑什麼說喜歡我? 看著談無慾推門走出凌雲舞室,宵感覺心中有一個空洞,無法補滿。無豔,我能體會妳說的愛情了,但是我覺得我已失去了他。 == 談無慾向來敏感,從給宵教舞時,不可避免的肢體接觸中,總是帶著灼熱感,有時他想大概是心理作用,要不然素日和慕少艾、朱痕、莫召奴等人接觸時也沒這般不適,只是這感受一次比一次強烈,宵在無形中影響他所有思緒。 回到辦公室後,談無慾拒見任何人,專心處理公事。當然有很多人是視他的指令為無物的,例如素還真,例如…現在的慕少艾。 「好友,你是怎麼了,回來後就關著自己?跟宵發生什麼事了?」 「我不想說。」 「那也沒關係,」慕少艾聳聳肩。「依你的反應推測,大概是宵說了喜歡你之類的話吧?哦哦,你不用太訝異,我看得出他對你滿與眾不同的,只是你們兩人都沒察覺到。」 一個嘛太純真不知情為何物,一個啊太彆扭老是忽視心底聲音。 「感謝你的說明。」 「不用客氣,看著你這麼多年,是時候再追一次愛情了。」 「你又知道?」談無慾瞅著慕少艾,他知道多少事情? 「我當然知道,誰都能碰你就是那人不行,誰都可以惹你唯獨受不得那人激,老友,你覺得我看不出?」 嘆氣,談無慾生平第一次覺得朋友過於聰明是件麻煩事。「很多年以前的事了,少艾。」 的確已經很多年,那時候他們的世界裡尚沒有莫召奴,那時候素還真也是帶給他炙熱的溫度。以致於後來他仍帶著餘溫與素還真聯手建立公司,企圖在灰飛煙滅中找尋一點熱度。 可是,已經是多年以前了啊! == 談無慾很多天沒有出現在凌雲舞室,宵也一直沒什麼精神,五色妖姬是不清楚他們發生什麼事,不過再這樣下去的話可不是好事。 「有話就找他說清楚。」 「已經說了。」宵玩著筆,心不在焉地回答。 「喔?你說什麼?」 「我喜歡他。」 五色妖姬眼睛眨啊眨,宵喜歡上美人總裁?難怪人家不肯再過來,這消息實在太爆炸了。 「談老闆是男的,你也是男的。」 「我知道。」 「知道你還喜歡他?」 「有差別嗎?愛情有分性別的嗎?」宵不覺得愛情這回事得行在兩個不同性別的人身上。 「是沒有。」斜坐在椅子上,五色妖姬沒補加一句:只是很多人都不能接受。 「我想再去看看他,今天我的課程全部取消。」宵丟下話之後很率性地離開舞室,他的想念實在太多,不勝負荷。 == 擎淵貿易公司,主任級以上的人全在開會,會議室的電話鈴聲卻打斷了會議。 「談總裁,有個人要見你。」總機小姐由衷希望談無慾不會生氣。 「我在開會。」 「我明白,可是那人警衛攔不住,已經朝會議室去了。」 到底是哪個不識相的人?談無慾才想問就已有人開了門。 「談無慾,你可以出來嗎?」是宵。 哦,天吶!談無慾隻手撐額,你來做什麼?素還真則是饒富興味的眼光在兩人身上打轉,他好像錯過了什麼好戲。 「老友,將手邊的報告放下,出去吧,這會議有我。」 「既然有素還真的保證,那決議就交給你,要是有差錯,我就砍了你。」 「我什麼時候出過差錯?專心解決你的事情便可。」無慾,我最希望你幸福,雖然我已經沒有資格這麼說了。 談無慾拉過椅背上的外套走了出去,情況應該不會再更糟糕了吧? 「你跟我來。」談無慾盡量保持冷靜,眾目癸癸之下,他不想使用暴力解決宵。 當會議室的門重新被闔上時,素還真不知打哪找出了遙控器,開啟視訊用電視,「依談總裁的個性一定會將人帶到很『隱密』的地方,我們來看看後續發展,會議現在到此結束,晚上以視訊方式再商討。」 「三哥,你的惡趣味不敢令人苟同。」明明就滿關心談無慾的,偏偏又愛惹人家,莫召奴不知道素還真的個性要什麼時候才會改過來。 == 「你來幹什麼?」 「我想你。」 「不構成理由。」就只是因為想我?不要太天真了,這世界不像你所認為的如此簡單,愛恨都輕易被產生。 「你要什麼理由?」你要的我都給,開口吧,我為你做任何事情。 「不是我要什麼,而是我為什麼要接受你的表白?」談無慾一個昂首,我可以保證我沒有愛上你。 宵神情苦索,為什麼?其實你好像也不必非得接受我吧?沒有人這麼規定。可是心痛,難以名狀的痛楚竄流全身。 「是不必,所以不用躲我了,我會繼續教你跳舞,你說你要贏,我就幫你達成願望。」如果這是再見你的唯一方法,我甘願承受苦痛,甘願日後再無相干。 奇異宵的如此乾脆、如斯純真,談無慾想起了久遠的某段時光,他也愛的很純粹,為那人斷的很乾脆。宵,你真的愛嗎?我…殘忍嗎?真的不心動嗎? 宵離開了會客室空蕩蕩的,談無慾目光精準地對著隱藏式攝影機以及竊聽器。「你們看夠了吧。」 會議室的電視、音響下一秒全部斷訊,素還真等一干人沉默,我們該怎麼做?無慾,別這麼冷情對自己… 談無慾倚牆緩緩坐下,將頭擱在曲著的膝蓋上,想著念著的完全是宵… == 左一、右二、滑三,然後轉身… 宵手指飽含情感,在談無慾身上彈著流水年華般的節奏;宵眼神蘊著無限含意,在談無慾心底激起不協合間奏。 退後兩步再往前,停頓… 面對面或者是背對背,他們都感知對方下一步的動作,默契無間。 談無慾是信任宵,他的承諾與一流舞藝,只可惜…談無慾投的感情似乎是逾越了界線。宵是工作需要而投入,談無慾的確為這股熱忱專注動情,但是宵不會對他有特別感覺…因為就是工作罷了。 直到宵在一起練舞幾個月後說愛他,然後世界變調,談無慾變得不是很肯定,於是一步一步慢慢退。 愛情,要的是時機和勇氣。 == 《新聞快報:具目擊者表示,擎淵貿易公司炙月負責人談無慾於今日早上八時左右在XX街遭人劫持,目前去向不明…》 擎淵貿易公司亂成一團,素還真暴跳如雷,動員各種關係誓言找回談無慾,並要對歹徒做出嚴懲。另一頭一夜無眠的宵意態闌珊地聽著廣播,在一則衝擊力過大的新聞播出後,跑到案發現場,打算追蹤談無慾的方向。 談無慾,你要安全回來…乃為眾人唯一的信念。 == 「這樣可以嗎?」破玄奇將談無慾綁在椅子上,雖然綁的不是挺好看,卻是滿牢固的。 「隨便啦,反正人是你綁的,人逃了就找你算帳。」警察列出的十大通緝犯之首狂龍意態闌珊地回嘴。 「老大,我們可以向素還真勒索多少錢?」 「老大換你當,價錢由你定如何?」 「阿當然是愈多愈好,數到手斷掉都沒關係。」破玄奇咧嘴笑的像白痴。 「要不然整個擎淵都送你怎樣?」一道聲音加入他們的討論。 「好啊好啊。」 狂龍當下賞了破玄奇一記飛踢。 「我把你賣了也可以。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笨的人,我們是要亡命天涯,不是去經營公司的,懂了沒?」 「好啦,沒見過這麼兇的老大,現在是要怎麼辦?」 「給我行動電話。」同一個聲音繼續打擾。 「談無慾,你不知道肉票要有肉票的樣子嗎?不要隨便偷聽機密對話,也不要亂發表意見,只要裝得很害怕就好了。」狂龍老大覺得有必要教導一下肉票究竟是幹嘛用的。 「你要多少錢,我打通電話過去就有多少錢來。」 「哇哩,你當我們綁架是綁辛酸的嗎?不管,我還是要勒索素還真。」狂龍跟破玄奇滿臉堅持。 喂,這兩個能名列十大通緝之二?笨蛋雙人組還差不多。 「人我帶走了,你們慢慢去勒索素還真吧。」又一道陌生的聲音插入。 「現在人是不懂禮貌哦,沒看見我們在綁架?別打擾我們啦。」 一道紫黑旋風閃過,狂龍和破玄奇倒地。宵出手是又快又狠又準。 「你們很吵。」宵冷凝的眼睛帶著肅殺之氣,比惡人還要像惡人。「談無慾,我送你去醫院。」 「哦,偶像,老大,他實在太MAN了。」破玄奇崇拜的目光追隨著抱起談無慾的宵。 「不用你說我也看得到,我決定老大換他做。」 宵用綁談無慾的繩子一個手勁使力,再賞兩位名不符實的壞人幾鞭。「欠揍。」 == 「我沒事,真的。」看護士在旁邊仔細地做心測圖、量血壓等全套健康檢查,談無慾有種錯覺,彷彿剛剛是被虐待出來一樣。 「為什麼推拒我的關心?」 「沒有。」談無慾無力,宵的保護太過度了。 「我會一直保護你的,不管你要不要。」 「一直?真是籠統的詞彙。」 「我以一生做承諾。」 「空口說白話。」宵再怎麼說,談無慾總有辦法反駁。 右手輕覆在心臟的部位,真心到底要如何表現?為什麼你不相信? 「那麼,請你用雙眼看著,我是否所言為虛?此生我只認定你做我的伴侶。」 「恭禧你合格了。」 「什麼?」宵不明白談無慾的意思。 「難道是我聽錯了?剛才你不是在求婚?」 談無慾彆笑彆得很辛苦,要套話是非常傷腦細胞的。 「你設計我求婚?」宵腦筋終於轉了過來。 「因為是你親口說的,所以沒辦法反悔,我後半生就是要跟你過了。」 求之不得。宵笑得靦腆。 素還真、莫召奴、莫少艾等人接獲消息,匆匆趕到醫院時正是見到兩人喜上眉梢的表情。 「好友哇,你躺在醫院裡做健康檢查,又一臉興奮的樣子,該不會是有了吧?」 「素還真你找死是嗎?」談無慾決定找個空把素還真痛打一頓以洩宿怨。 「再惹他生氣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出手打你的。」宵很嚴肅的對素還真警告。 「哈,宵出手的確滿狠的,如果你想試試看的話,我絕對不會阻攔你的。」談無慾見素還真難得吃鱉的表情,開始覺得有宵當愛人是件好事了。 == 什麼?你問這兩位總裁的比賽是誰贏了?看看正準備要出國旅行的談無慾與宵一副開心的模樣就知道了。 「這音樂是…?」宵聽談無慾放的新唱片,這旋律有點像是… 「國外朋友寄給我的。」談無慾收著行李,隨口答著。 宵拿起CD櫃上的盒子,果然,在歌詞本最後有一句以法文寫的句子。 『此張專輯適合愛跳舞的你帶著愛人一起跳』 「無慾…」宵勾著笑,環住了談無慾的腰,「再來跳一支舞吧。」 Fin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